其他帐号登录: 注册 登录
舒释心理

【儿童心理】如何养出一个“病孩子”?儿科精神病房见闻

今天,就讲讲我在儿童青少年病房的感受吧。



“父母有病,孩子吃药”

“父母有病,孩子吃药” ,这么说,可能有点极端。但是在儿童病房,我真真切切看到了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。


有的孩子发病,很明显是父母的养育出了问题。


甚至是父母自身有问题,经常暴打、责骂孩子,但医生能做的,只能是给孩子吃药,稳定情绪,消除症状。


最多,医生会和家长沟通,提醒家长做出改变——但效果怎样,不得而知。


有的孩子,十几岁的年纪,已经几进几出,出院不到半个月,又回来住院了。


因为生活环境没有变,根本问题没解决,即使症状在住院期间得到了缓解,回到旧有的环境,又会复发。


药物和无抽(无抽搐电击治疗)不能解决一切问题,父母自己做出改变,改善孩子的成长环境,才是最根本的。




校园霸凌并不鲜见


在很多父母的印象里,校园霸凌只出现在新闻里,殊不知,它很可能就在孩子身边。


在和儿童病房里十几岁的孩子们聊时,我发现,“校园霸凌” 是经常被孩子们提及的一个词。


有的是被同学公开欺负,有的是被同学孤立,有的是受到了老师的不公正对待,甚至被侮辱、体罚。


而这些孩子在遭受霸凌后,往往做出了相似的选择:不告诉父母。


用她们的话说:告诉了也没用。


这些孩子选择了自己默默承受。


在长达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里,谁也不知道她们的内心承受着怎样巨大的压力。


这为发病埋下了伏笔,甚至直接导致了发病。


所以,父母们一定要维护好和孩子交流的畅通渠道。


让孩子愿意和你倾诉,让他知道,当他遇到困难,父母是会支持帮助他的。


当孩子向你讲述他的遭遇时,千万别这么说:


老师也是为了你好。


为什么他们不欺负别人,就欺负你?


肯定你哪里做得不对。


这样回应,无异于釜底抽薪,把孩子推向了孤立无援。




缺少社会支持,孩子更脆弱

在和病房里的孩子聊时,我还发现了一个问题:很多孩子缺少社会支持。


在家里,他们和父母的交流不多,父母也只关注他们的学习。


在遇到困难时,他们不认为能从父母那里得到帮助。


在学校,他们几乎没有好朋友。


当遇到困难甚至霸凌时,他们没有倾诉的渠道,也得不到朋友的陪伴和支持,只能独自承受。


这样的压力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,是巨大的,可以算是一个创伤。


所谓社会支持,是指来自家人、朋友、同学、同事的支持。


它就像一层海绵垫,会对一个人的精神起到保护和缓冲作用。


缺少了社会支持,人会变得更脆弱,更容易被困难打击,也更难从困境里走出来——成人如此,孩子亦如此。


对于孩子来说,他们的社会支持来源很简单——家庭和学校。


当一个孩子在家里和父母缺少交流,在学校遭到霸凌,这样的日子,该是多么难捱。


有的孩子承受不住压力,选择了退学,或者沉溺网络,在虚拟空间里去寻找安慰和支持。


所以,当孩子不愿意去上学、沉溺网络,或者出现心理问题,父母们一定要有觉察,看看是否给到了孩子足够的支持。


这非常重要。




“现在的孩子太脆弱”——

你看见的只是最后一根稻草


在儿童病房,我看了很多孩子的病历,在和孩子们的聊天中,我也发现,很多孩子的发病并没有明显的诱因;


或者发病前只是遇到了看似不起眼的一点小事——这点事在旁人看起来也没那么严重,怎么会引发心理问题呢?


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,也许有的孩子受自身先天气质、基因遗传方面影响。


但重要的是,在这之前,孩子可能已经承载了很多压力。


这件不起眼的小事,只不过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
心理学家杨凤池曾提出一个概念:微创伤。


看起来,这个孩子的成长过程中,没有经历过什么大的挫折,但因为父母养育方式的问题,导致了孩子的微创伤。


比如一次吼骂、一顿揍、一些刺心的话、一次假装的抛弃。


在家长看来,风波过后,孩子很快又活蹦乱跳了,偶尔的一次两次没什么。


但如果在孩子的成长中,总是遭受这样的微创伤,日积月累,水滴石穿。


最终,一件不起眼的小事真的会导致孩子的崩溃。


精神分析家张沛超对此有一个很形象的比喻——当大雪封山的时候,很少有人能回忆起第一片秋叶的落下。


早在孩子发病前的几年里,甚至十几年里,孩子已经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内伤,而父母毫无察觉。


所以,当孩子因为一点小事就崩溃,我们不要再指责现在的孩子太脆弱。


我们要先看一看,在孩子的成长环境里,是否存在很多的微创伤,自己是否是这些微创伤的施加者。


千万不要等到最后一根稻草的出现。




有的时候,
孩子只是需要一点方法

在儿童病房,有两个女孩让我很有触动。


一个女孩是年级前十的学霸,什么时候看到她,她都是一个人捧着一本书在看,连做治疗时,还在自学第二外语。


整个人处于一种紧张焦虑的状态。


我和她聊到交朋友的事情。


她说她在学校没有朋友,因为朋友对她来说,只意味着学习上的竞争关系。


但能看出来,她其实是很渴望友谊的。


我和她聊起病房里两个和她关系比较好的女孩,和她一起看,这两个女孩是怎么主动和她建立连接的:


一个是和她有共同的话题,另一个是主动提供帮助。


我告诉她,这就是两种交朋友的方法,你也可以试试,用这两个方法去结交朋友。


学霸就是学霸,行动力很强。上午和她聊完,下午她就兴冲冲地拉着两个女孩来找我。


用这两个方法,她很快交到了两个新朋友。


和朋友们在一起,学霸女孩变得开心多了。


后面几天,我观察到,她不再整天一个人捧着书读,而是和朋友们聊天、折纸、说说笑笑。


尤其让人惊喜的是,她的强迫症状也大为缓解。


另外一个读高中的女孩,和妈妈一直是相爱相杀。


妈妈会说很难听的话,她一开始会忍着,实在忍不住了,就会做出一些自伤的冲动行为。


这成了她们之间的一个模式。


我教给她一些沟通的方法,怎样表达自己的感受。


她睁大眼睛,如梦方醒——她不知道,除了忍和爆发,原来还可以这样和妈妈沟通。


她向我说了很多谢谢。


有的时候,孩子所谓的问题行为,只是因为他们身处困境,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。


他们的左冲右撞,激烈表达,只是在寻找方法和方向。


这个时候,他们需要大人的帮助。


我们不妨坐下来,透过行为看到需求,设身处地地和孩子一起,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。


找到了方法,有了新的体验,很多问题自然会缓解。




最后的话


我在病房和门诊看到很多女孩,伸出手,几十条淡红色、深深浅浅的划痕,从手腕到手肘,看得人触目惊心。


不知道在多少个无人的深夜,孩子独自承受着情绪的崩溃,无处倾诉,无处躲藏。


只能划伤自己,让肉体强烈的痛感掩盖心灵的创伤。


医生能做的,只是医治身体,让神经递质、血药浓度达到正常。


而真正能抚慰孩子心灵的,是孩子最深的依恋——他的父母。


别等到大雪封山,才意识到树叶在很久之前就已悄然飘零。


别等到最后一根稻草落下,才追悔莫及。END


*本文转载自凌想亲子心理(ID:lingxiang127),如需二次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*本微信公众号对所有原创、转载、分享的内容、陈述、观点判断均保持中立,推送文章仅供读者参考,发布的文章、图片等版权归作者享有。部分转载作品、图片如有作者来源标记有误或涉及侵权,请原创作者友情提醒并联系小编删除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南京舒释心理,你身边的心理咨询助手,和你一起寻找向上的力量!
心理咨询微信预约号btt369369369




邀请您分享到朋友圈





(9:00-21:00)

15850763609
手机/微信
行业动态
建议反馈